酿酒帮

搜索

绿洲葡萄情

[复制链接]
Or1onkaw 发表于 2018-1-31 16:00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Or1onkaw
2018-1-31 16:00:15 679 0 看全部
二三十年前,农村的面貌跟现在无法媲比,单就水果而言,土生土长的几种,还受到时令限制。在有数的几种水果里,葡萄无疑是最让人垂涎的。那时的葡萄品种虽然没有什么响亮的名称,但颗粒儿均匀,饱满,水晶般晶莹透亮,很是诱人。

我的村庄,葡萄藤是稀缺资源,葡萄是稀罕物——全村只有六七户人家有葡萄藤。寿哥家的葡萄藤无疑是最具规模的。他家的葡萄藤有些年头了,主杆粗如手腕,长近乎十米,无论是冬埋,还是春挖,都是大工程。寿哥自然懂得“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”的道理,从来不厌其烦、不惧其苦。葡萄藤自然也不辜负主家的辛劳——如果恶劣天气不在坐果期作怪,它每年都会结出繁硕的果实。深秋,寿哥将葡萄藤周围的枯枝败叶清扫干净,并在靠近植株的地方挖个深约六十公分的坑,填埋些熟好的羊粪。对于他清理落叶的举动,我曾有些疑惑:都说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”,他怎么就反其道而行之了呢?寿哥说,这是一个老“园子匠”(园丁)在视酒如命的他付出了两瓶好酒后教给他的“绝招”;还别说,真些效果:来年,葡萄藤生长的劲头很足,且鲜有病害缠磨。至于具体“原因”,寿哥没有仔细想过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物以稀为贵。我们自然很馋葡萄。那时节,物流不畅,葡萄只有在乡上开物资交流会时才有得售卖,一斤葡萄的价格跟好几斤小麦的价格比肩,如果不是我们巴巴的眼神,父母可舍不得花那钱。兄妹几个分食一两串葡萄,并不过瘾,反而勾起了肚里的馋虫。作为农家子弟,我们倒是能体悟一点父母的不易,因此,心愿稍微得以满足就好,通常不会胡搅蛮要。
自打种子下地,大人们的心思都在大田庄稼上,根本不怎么在意葡萄的变化,小子们则不然,时刻关注着生长态势,热切期盼着它成熟。既然是稀罕物,葡萄自然具备一应稀罕物的特质,引发追捧,甚至一些不符合常规的举动,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。小子们通常的做法是偷。虽然寿哥看护得很紧,却也并非了无机会。小子们瞅准时机,“神不知鬼不觉”地靠近,潜至架下,有浓密的枝叶提供遮蔽,只要不因为心急气躁而弄出大声响,就轻易不会被发现——这也是经验总结和积累的结果。那时候,游戏形式不够丰富,在小子们看来,“偷”是一项富有挑战性的活动,是一个斗智斗勇的竞技项目,所以,对于“收获”,他们已不仅仅局限在葡萄了。
QQ截图20180131155932.png
“七夕”是个被动人故事渲染的日子,河西各地不似陇南,有丰富多彩的活动。听老人们讲过,夜晚躲在葡萄架下,可以听见牛郎织女说的悄悄话。我没有过那样的尝试,并不是因为觉得偷听不在道德规范允许的范畴内,怕听到什么少儿不宜的内容而引起尴尬。我从来不是个好奇心强烈的人——人家说悄悄话,旁人凑什么热闹!再者,在主人看来,葡萄架是重地,即便不是葡萄的成熟期,也不容闲杂人等靠近、逗留。即便有那个心思,苦于没有合适的场所。
我们很想有架自己的葡萄,可听人说,扦插葡萄这事儿得身体康健的老年人做,否则,会妨害扦插者的寿数。祖父了解了我们的心思,开春,从寿哥家剪来几根葡萄枝,扦插在菜园里。那几根葡萄枝倒也争气,都成活了,可祖父却在压埋后去世了。祖父体弱年长日久,应该与芊压葡萄没有什么关系。樱桃好吃树难栽。父亲从来不是个细致人——心性使然,夏季里,不晓得修枝,藤条长得汪洋恣肆;深秋,总是将它们抛之脑后,不能及时压埋,所以,今年折损一株,明年折损一株,一来二去,没有哪棵葡萄树能挺过抽芽扩茎的初始,踏上开花结果的生命巅峰。
说起葡萄,不能不提葡萄酒。在步入职场最初的那几年,我不饮白酒,哪怕丁点儿。遇到什么高兴的事儿,就以葡萄酒应应景儿。说实话,我非常喜欢听高脚杯轻轻碰撞时发出的清脆声响,我总觉得它传递着一种美好的寓意。世界美酒美食大奖赛组委会主席爱德华·君度说,品尝葡萄美酒,要特别注意颜色、香气、材质、风味,甚至是声音,这是一种所有感官的全面体验。我不会品葡萄酒,也不屑模仿他们的举止,所以,我从没有得到过人家所说的那种“所有感官的全面体验”,但我还是记住了一些“哈数”:品酒的最佳时间为上午十点左右,这个时间光线充足,而且人的精神及味觉容易集中;品尝葡萄酒应该选用杯身薄、无色透明且杯口内缩的郁金香杯,而且一定要有四至五公分长的杯脚,以避免持拿酒杯时,手触碰杯身,手的温度间接影响到酒温……跟不能通过白酒酒液的口感判断其价格一样,我同样不能通过葡萄酒的口感、色泽判断其价格。旁人对此或许有些唏嘘,我倒是无所谓——我又不是专业人士。

民勤大面积栽植酿酒葡萄还是近些年的事。世界范围内,葡萄品种众多,除了一些特殊用途的,基本可分为鲜食、酿酒、制干三种。民勤栽植的葡萄基本上是鲜食和酿酒的。葡萄对于生长环境非常敏感,即使是同一地区,葡萄的品质也会因土壤、气候、光照方面的细微差异而有明显不同,尤其是酿酒葡萄。民勤年均日照时数3000小时以上,昼夜温差达15摄氏度以上,相对湿度低,土质疏松,非常适宜酿酒葡萄生长。这些葡萄扎根戈壁,远望沙峰,沐浴阳光,吮吸甘露,对于它们孕育的果实的品质,我从不怀疑。
岳父岳母经营着几亩地的酿酒葡萄,虽然他们跟土地打了大半辈子交道,但对于他们,“侍候”葡萄却是名副其实的新课题。再者,就他们的年纪及身体状况而言,那冬埋春挖的活计的强度着实不低。葡萄的长势很好,只要不遭遇反常的天气状况和经济形势,收入倒也可观。老两口自然是在它们身上耗费了不少心思:他们严格遵照技术员的指示,时间节点的掌握上不敢有丝毫提前或拖延,肥药剂量的把控上不敢有丝毫增加或减少。
这几年,每到酿酒葡萄采摘的季节,我都要从岳父那里带来些许,去蒂,榨压,过滤,加入少量白糖,盛至玻璃容器,密封后放置在地下室里。玻璃容器是专门从网上购置的。春节期间,拿上来招待来访的亲朋好友。受条件限制,汁液发酵不够充分,与其说是粗制的葡萄酒,还不如说是略带酒精味儿的葡萄汁。虽然口味有所欠缺,但就绿色天然这一点,还是可以拍胸脯的。
“三分酿造,七分原料”,葡萄酒行业竞争的基础是原料的竞争,“好酒出自好产区”,这是葡萄酒业界的共识。各地客商瞅准了民勤的区位优势和光热资源,看好了民勤酿酒葡萄的品质,蜂拥而来,抢夺先机。说实话,我对酿酒葡萄及葡萄酒酒庄的真正了解开始于天驭酒庄,缘起于一次采风活动。天驭酒庄建立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它紧紧倚傍“中国葡萄酒城”这块金字招牌,秉承“物华天宝的地理之赋,传承汉唐风韵的文明之脉”,倾力打造具有西部特色、丝路风情的精品、名品葡萄酒,目前,酒庄拥有优质葡萄基地1500亩,可生产干红、干白、冰红、冰白等系列多个品种的优质葡萄酒,在2017年第八届亚洲葡萄酒质量大赛中,酒庄生产的“天驭珍藏赤霞珠葡萄酒”荣获银奖;在RVF中国优秀葡萄酒2017年度大赛中,“天驭西拉子干红2016”荣获优质奖……随着天驭葡萄酒知名度、美誉度和品牌影响力的提升,越来越多的葡萄酒生产企业前来民勤收购原料,或投资建厂。

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头来带”,总经理王金栋是地地道道的山东人,身材魁梧,性格爽朗,很有亲和力,尽管很忙,却全程带我们参观,亲自为我们解说。王总非常重视品牌内涵发掘和企业文化建设,这也是我们的采风之旅由设想变为现实的基础性条件之一。正值冬季,在标准化葡萄种植基地里,我们无法见证硕果累累,无法感受香飘四溢,但在宽敞幽静的恒温酒窖里,当我抚摸着那些包涵着静静等待、静静蜕变的耐心和韧劲的酒瓶时,我能够体察到葡萄酒产业的蓬勃朝气,我坚信,有葡萄酒琥珀色酒液的辉映,民勤绿洲必然有一个光鲜灿烂的明天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

Or1onkaw当前离线
超级版主

查看:679 | 回复:0

酿酒帮-酿酒人的学习平台
关于我们
公司简介
发展历程
联系我们
本站站务
友情链接
新手指南
内容审核
商家合作
广告合作
商家入驻
新闻合作
酿酒帮 |网站地图 蜀ICP备17026486号-2 自贡窖皿陶业有限公司
ICP备案号: ( 备案号暂无 )
Copyright © 2001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