酿酒帮

搜索

品酒论画话板桥

[复制链接]
Or1onkaw 发表于 2018-2-6 20:15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Or1onkaw
2018-2-6 20:15:47 727 0 看全部
乾隆十七年(一七五二年)金秋的一个傍晚,在潍县东城奎文门外白浪河边一座小酒楼二楼上,临街一间小包间里,红泥小火炉上温着酒,桌上沏着茶,五位老翁团团而坐,谈兴正浓。
主陪位上端坐一位六十余岁老者,体格清瘦,筋骨崚嶒,青衣小帽掩不住满腹诗书,正是本地潍县父母官—郑燮,字克柔,号板桥,另外四位则分别是名列扬州八怪的金农(字寿门)、黄慎(字恭懋)、李方膺(字虬仲)、边寿民(字颐公)。



金农临窗远眺,见傍晚的街市上,灯火阑珊,行人如织,感慨道:“三更灯火不曾收,玉脍金齑满市楼;云外清歌花外笛,潍州原是小苏州。在贤弟治下,能有如此繁华,潍县百姓幸甚!”
“寿门兄过誉了,只是不敢懈怠而已。忽忽七载,历历在目。乾隆十一年,燮初任潍县,正逢海水倒灌、禾稼不收,大旱、大涝祸双至,蝗灾、瘟疫紧随之,饿殍遍野、赤地千里啊。事急燃眉,若坐等辗转申报,则民无孑遗矣,故甘冒不韪,开仓放赈。”


QQ截图20180206201349.png
“听说放赈之时,有同僚拦阻,可有此事?”
“确有此事,明哲保身,人之常情尔。情急之下,燮当场言道‘上有所谴,我自当之’,乃及时开仓,活民数万,方保得地方根脉。而后数载,苦心孤诣,卧薪尝胆,方能灰烬之余,重燃星火,再造繁华,颇不负济世之志。”
“正当此苦尽甘来、万民景仰之际,贤弟为何急流勇退,辞官鬻画呢?”


“诸位仁兄有所不知,要做一个良心官,民间疾苦无小事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而今年届花甲,老困乌纱十二年,精力日衰,颇有思归之意,遂上书‘乞疾归’,已获恩准。”
李方膺道:“同为宦游人,贤弟德操,洁如山中雪,皎若云间月,着实令人钦佩。”
郑燮道:“虬仲兄盛誉,燮不敢当,兄久在宦海,更知其中深浅清浊,只是燮本性不善逢迎,恰如泾渭,虽同流,却难以合污。”



黄慎随后笑道:“世人都道‘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’,贤弟好歹为官十余载,今卸任荣归,黄白之物必然累赘,我等几把老骨头商量以后,特意来助一臂之力。”
郑燮道:“恭懋兄说笑了,行装早已备妥,三驴而已,一驴载书,其余二驴为我跟书童之坐骑。”
三人齐挑大指:“贤弟此心,可昭日月!”
正在此时,包间外店小二一声长唤:“狗肉来了!”门帘起处,一大盆热腾腾、香喷喷的狗肉被端了进来。



郑燮回身一摸酒壶:“恰好,酒也热得了。我闻到这两样香气,食指大动,咱自家兄弟不必客套,先来三杯,再叙闲情可好?”
众人哈哈大笑:“是真名士自风流,我等既被世人称为‘怪’,不拘泥于俗礼,正合吾意!”
一阵狼吞虎咽之后,郑燮摸摸嘴巴,开口道:“嗯,馋虫被打住了,可以浅斟细酌、娓娓道来了。”
“好,客随主便。”



“此酒名’潍县老烧’,虽是地方土酿,但也是精选当地五谷,经清蒸去杂、熟糠热浆、低温入池、长期发酵、缓慢蒸馏、掐头去尾、量质摘酒等一整套考究工艺,酿制而成。燮独爱此酒,为官十载,身无余财,些许俸禄、润笔之资,大都付与酒家翁。俗话说无酒不成席,行酒必有令,我等既被世人成为扬州八怪,那我们也行一个怪一点的令如何?”
“这倒有趣,贤弟请出题。”
“在座诸位,有被说出自己画作与酒品相符者,饮酒一杯,可名曰‘画令’。”
“那贤弟先开个头如何?”
“理所当然,此酒聚五粮之精,酒体丰腴,齿颊留香,细细回味,如原野秋风,坦坦荡荡中蕴五谷之气,恰如金农兄的‘墨梅图’,至真至性,大巧若拙,诸位仁兄以为如何?”

QQ截图20180206201305.png

“好,寿门乃我八怪之首,实至名归,请满饮此杯!”
“哈哈哈,得克柔贤弟一言之褒,荣于华衮。”
金农兴高采烈,满饮一杯。然后开口道:“梅有清香,竹无俗韵,克柔的‘竹石图’浓淡相宜,清新秀雅,余韵袅袅,恰如此酒的酒色清亮纯正,香气清雅悠长。”
“寿门品评得好,克柔请满饮此杯。”



郑板桥笑着喝了一杯。
接着李方膺开口道:“我饮此酒,三杯下肚,飘飘欲仙,天子呼来不上船,只有恭懋老弟的‘醉眠图’可以当之,笔法纵横恣肆、酣畅淋漓,豪气直上九宵。”
众人轰然喝彩:“这个品评得好,当之无愧。”
黄慎欣然满饮一杯,道:“北地白酒,多以烈为尚,以‘顶破天’‘ 闷倒驴’为荣,但此酒入口醇厚绵柔,不暴烈,不刺喉,和而不淡,顺而不寡,只有颐公的‘芦雁图’堪比之,用笔圆润潇洒、朴古浑厚,于浓淡相宜中曲尽其妙,正合此酒之意境。”



边寿民听了,满饮一杯,随后微笑道:“雕虫小技,黄兄过誉了。我等所习,各有专攻,只有虬仲兄,天纵奇才,为文则诗书辞赋,为画则梅兰竹菊、花鸟虫鱼,博而精,广而深,以此酒论之,清冽甘爽、丰满协调、九转神丹、荡气回肠,单单一幅画已不能概括之,只有李兄之才可当之了。”
李方膺连连摇手:“如此过誉,真不敢当。多年宦海沉浮,案牍劳形,难得浮生半日闲,技艺也驳杂不纯了,数年前合肥任上,又被太守构陷罢官,回家之后,反而能有闲暇沉思默练,小有进益。”
“但这一杯是众望所归,定然要喝的。”
“如此佳酿,就是不说,我也要找个由头自罚三杯,焉有不喝之理?”
众人哈哈大笑。
是夜,宾主尽欢!

QQ截图20180206201245.png

“潍县老烧”经此品评,名声远播,后代酿酒师把工艺流程进一步规范,泥窖随着岁月沉淀,菌群更加和谐,出产的酒香气更加馥郁,赢得了越来越多人的喜爱。解放后,为纪念郑板桥坐潍县之功,就把此酒命名为“板桥酒”,地址就在现在大家熟悉的“坊子板桥酒厂”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

Or1onkaw当前离线
超级版主

查看:727 | 回复:0

酿酒帮-酿酒人的学习平台
关于我们
公司简介
发展历程
联系我们
本站站务
友情链接
新手指南
内容审核
商家合作
广告合作
商家入驻
新闻合作
酿酒帮 |网站地图 蜀ICP备17026486号-2 自贡窖皿陶业有限公司
ICP备案号: ( 备案号暂无 )
Copyright © 2001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